主页 > 成功案例 >

王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

来源: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  咨询热线:010-61057018  在线咨询

浙江省武义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2015年5月份以来,被告人王丹在没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通过被告人胡红英、陈伟胜、谢某1杨等人向浙江鑫鑫家居用品有限公司、浙江索某工贸有限公司、浙江丁某1实业有限公司、永康市赛衡工贸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出售增值专用发票,并从中渔利。被告人田磊磊受王丹雇佣负责与胡红英、陈伟胜等人联系并对涉案的增值专用发票的受票企业进行走账以及送达发票。经查,被告人王丹、田磊磊虚开增值专用发票价合计金额在8000万元以上。

2015年5月份以来,被告人曹增柳、李宝朋在没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通过被告人王解平、应美景、应敏、黄勇飞、谢某1杨等人向永康市众鼎防护有限公司、永康市气筒厂、永康市森杨电器有限公司、永康市德利工贸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出售增值专用发票,并从中渔利。经查,被告人曹增柳、李宝朋虚开增值发票价合计金额在3000万元以上。

2015年10月份以来,被告人陈伟胜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介绍浙江鑫鑫家居用品有限公司、浙江索某工贸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向王丹购买增值专用发票,并从中赚取差价。经查,被告人陈伟胜总计帮助他人虚开增值专用发票价合计金额为5000万元以上。

2015年5月份以来,被告人胡红英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介绍浙江全奥翱博日用品有限公司、永康市浩量科技有限公司、永康市赛衡工贸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向王丹购买增值专用发票,并从中赚取差价。经查,被告人胡红英总计帮助他人虚开增值专用发票价合计金额为2800万元以上。

2015年6月份以来,被告人谢某1杨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介绍浙江哈雷动力机械有限公司、浙江丁某1实业有限公司、龙游腾跃包装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分别向王丹、曹增柳购买增值专用发票,并从中赚取差价。经查,被告人谢某1杨总计帮助他人虚开增值专用发票价合计金额为1000万元以上。

2015年5月份以来,被告人王解平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通过被告人应敏、应美景以及自己联系介绍的方式,介绍永康市众鼎防护有限公司、永康市气筒厂、永康市森杨电器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向曹增柳购买增值专用发票,并从中赚取差价。经查,被告人王解平总计帮助他人虚开增值专用发票价合计金额为500万元以上;被告人应美景总计帮助他人虚开增值专用发票价合计金额为160万元以上;被告人应敏总计帮助他人虚开增值专用发票价合计金额为250万元以上。

2015年8月份以来,被告人黄勇飞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通过曹增柳购买增值专用发票,并利用永康市倍创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受票后在帮助其他企业开具增值发票的方式虚开增值发票1600余万元,同时介绍永康市德利工贸有限公司、东昊健身器材有限公司、华天机械公司等多家企业向曹增柳购买增值专用发票500万元以上,并从中赚取差价。

2015年5月份以来,被告人王跃冠介绍缙云鑫达阀门有限公司向晓鹏贸易有限公司购买了价合计260余万元增值专用发票。

2015年12月7日,被告人李磊在明知被告人王解平是犯罪的人,仍驾车将王解平从厦门市带回永康市内,并帮助王解平到永康市昌某2工贸公司取回U盘以及发票等涉案的材料。

2015年11月27日,被告人田磊磊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了被告人谢某1杨、胡红英、陈伟胜。

综上,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丹、田磊磊、曹增柳、李宝朋、胡红英、陈伟胜、谢某1杨、王解平、应敏、黄勇飞、应美景、王跃冠违反增值专用发票管理规定,在没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为他人开具增值专用发票,其中,被告人王丹、田磊磊、曹增柳、李宝朋、陈伟胜、胡红英、王解平、应敏、黄勇飞、王跃冠虚开增值专用发票,数额巨大;被告人应美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被告人李磊明知是犯罪的人而帮助其逃匿,其行为已构成窝藏罪。被告人田磊磊系从犯,并有立功表现,被告人应敏、应美景系从犯,被告人王跃冠系累犯。为支持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要求依法惩处。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王丹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无异议。辩称,其在2015年10月以后没有再开过增值发票,也没有要田磊磊帮助送过发票,是田磊磊个人行为,与其无关,陈伟胜的发票不是其给的,其与胡红英也没有发票的交易。在此之前,田磊磊是帮助其开车送发票,谢某1杨的发票是其给的。但其没有让田磊磊帮助走过账,走账比较复杂,自己都不会,都是其的上家在走账。其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时,因为田磊磊是其妹夫,将其的责任都揽了下来,其实在10月以后都是田磊磊自己在做增值发票的生意。

被告人王丹的辩护人提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丹的罪名,没有异议。但指控的犯罪数额8000万元,分二部组成,一部分是陈伟胜的5000万元,一部分是胡红英的2800万元,公诉机关指控的部分犯罪数额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不能成立。理由是:王丹在2015年8月-9月是雇佣田磊磊一起开增值发票,但在同年10月份之后,与田磊磊解除了雇佣关系,其他同案被告人都接到了相关的通知,从胡红英和王丹的供述中能够相互印证。因此,陈伟胜的部分增值发票和胡红英的增值发票不是王丹提供的,是田磊磊开的发票。而田磊磊的票源很多,不仅仅是王丹提供,还有从李某1、郭某那里拿发票,也向李某1领过工资,说明田磊磊还受雇于其他人,比如李某1、郭某等。以上,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丹虚开增值发票8000万元中,与王丹无关的部分应当剔除,且公诉机关也没有提供已经申报抵扣款的证据。有关田磊磊的账本,虽然,王丹在公安机关侦查时承认了全部账本,是因为公安侦查人员没有给王丹看过,以及其他一些原因就认了,在庭审中,王丹作了说明,记在账本上的增值发票都是田磊磊开的,与王丹无关。被告人王丹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虚开增值发票的事实,以及当地增值发票交易比较普遍等因素,使其认为不是犯罪,故意的主观恶性较小,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曹增柳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无意见,表示认罪。辩称,其的增值发票是李宝朋介绍李宝雷给的。2015年10月-11月,其卖给王解平增值发票二次,有3000万元,卖给黄勇飞有100-200万,但其没有卖给谢某1杨和胡红英增值发票。其的微信名是康哥,微信截图上的发票没有开过。

被告人曹增柳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曹增柳某1开增值发票3000万元以上,但曹增柳具体的开票金额和额公诉机关没有确定,而以犯罪数额作为定罪量刑基础的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犯罪,显然是犯罪事实不清。公诉机关指控曹增柳某1开增值专用发票,均是通过王解平、黄勇飞、谢某1杨介绍虚开发票,现有的证据,除了被告人单一的供述,没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涉案企业的发票是曹增柳提供的。如受票企业永康市众鼎防护用品公司、永康市气筒厂、永康市森杨电器公司的增值发票是否曹增柳提供的,证据不充分,不能认定是曹增柳提供的。谢某1杨介绍的浙江哈雷动力机械公司、丁某1实业公司、龙游腾跃包装公司的增值发票,与曹增柳是否有关联性,也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黄勇飞介绍的永康市德利工贸公司、东昊健身器材公司、华天机械公司的增值发票,也缺乏相应的证据证明是曹增柳提供的。以上,公诉机关指控曹增柳犯罪事实的证据,除了各被告人的供述,虽有企业法人等人的证人证言,但没有务部门的稽查报告,也没有各被告人对发票的辨认笔录,即使能认定虚开增值专用发票,也是勉强认定,更何况只有被告人的供述,没有其他证据证实,是重口供,轻证据的行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本案增值发票未经辨认,不能确认是虚开的增值发票。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曹增柳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上述指控不成立。

被告人田磊磊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无意见,表示认罪。辩称,其就是给王丹打工的,在2015年5月-10月,王丹给其工资2万元。其既没有能力去找公司去开发票,也没能力去找资金流转,不可能自己单独做增值发票交易。给王丹提供发票的上家是李某1、郭某,是王丹让其联系上家,李某1给其的钱是替王丹给的,其没有受雇于李某1、郭某。其最后一次来浙江退机票,是因为郭某没有按时给发票,改坐高铁是王丹授意的。有关账本的事王丹是知道的,而且有一部分是王丹写的,账本上记的发票是郭某给的,其随身带的增值发票、出货单、购销合同等王丹是知道的,其和徐某1的银行账户主要是给王丹汇款走账用的。

被告人田磊磊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田磊磊的犯罪数额8000万元不实。被告人王丹是在2015年5月开始通过胡红英、陈伟胜、谢某1杨等人出售增值发票,但被告人田磊磊在5月-6月只是给王丹开车,到8月-9月才帮助王丹送发票,有些发票也没有通过田磊磊送的,这些不能计算到田磊磊身上。被告人田磊磊是帮助王丹犯罪,起次要作用,是从犯。被告人田磊磊归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了被告人谢某1杨、胡红英、陈伟胜,且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有重大立功表现。被告人田磊磊认罪态度好,涉案的增值发票中,有很大一部分没有抵扣款,没有造成国家款损失,请求对其减轻处罚,适用缓刑。

被告人胡红英表示认罪,辩称,公诉机关指控的数额2800万元,没有这么多。其是在2015年8-9月开始做增值发票交易,一直与王丹电话联系,将受票公司需要的增值发票数量、资料报给王丹,发票通过邮寄过来,走账是田磊磊办理。2015年10月,王丹说不想做发票的生意了,让其直接联系田磊磊。11月份的发票没有拿到,乌鲁木齐那家公司的地址是其给田磊磊,事后是否开过发票不清楚,与其没有关系。田磊磊记的账本上写的胡某1就是其本人,上面打过勾是已经交易的,其以晓鹏公司的名义开过增值发票,与受票公司没有真实交易,其共获利4-5万元。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胡红英的辩护人提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但指控被告人胡红英虚开增值发票2800万元,证据不足。被告人胡红英虽然有2800万元的供述,但有相当部分的发票田磊磊没有交给胡红英,其中,就有乌鲁木齐电之助工贸公司的二笔增值发票共计21534875元,田磊磊没有交给胡红英,也没有获得利益。公诉机关指控胡红英犯罪数额2800万元,是基于田磊磊的账本上的记录,但不能证明田磊磊已经将这些发票开出去或者交付,每笔发票交付给谁,不能仅凭记录来认定。公诉机关除了提供武义晓鹏工贸、永康市赛衡工贸、浙江全奥、浙江浩量、永康市宽海五金、永康市博荣工具等六家公司外,其他企业没有提供。被告人胡红英在共同犯罪中,只是中间人,从中收取中介费,是一种协助行为,作用相对较轻,其自愿认罪,悔罪态度好,而买家已经补交款,减少了国家损失,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陈伟胜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无意见,表示认罪。辩称,其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数额5000万元有意见,其没有出售增值发票,只是帮助田磊磊带票。

被告人陈伟胜的辩护人提出:有关被告人陈伟胜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没有异议,但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数额5000万元有异议。被告人陈伟胜只是帮助王丹、田磊磊收集、传递开增值发票的信息,接送发票,配合收取开票费,但其不直接参与开发票,获利不多,虚开发票主要是王丹、田磊磊在实施,陈伟胜只起辅助的次要作用,是从犯。被告人陈伟胜是初犯,归案后如实供述,且虚开的增值发票大部分没有被抵扣款,案发后相关企业补缴了款,没有造成实际损失,请求对被告人陈伟胜减轻处罚。

被告人黄勇飞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无意见,对犯罪数额有意见。辩称,其在2015年9月底认识曹增柳,向其拿过发票,给永康德利公司150万元、倍创公司共500万元,其他企业是不知道的。其是通过微信将受票企业资料发给曹增柳,还有李宝朋也加了微信号。

被告人黄勇飞的辩护人提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但是,被告人黄勇飞在2015年11月中旬开始向曹增柳购买发票,在此之前的发票,因为受票单位和金额不能提前确定,除了国家务部门的一份说明,相关发票没有经过黄勇飞辨认,没有其他证据相印证,为此,黄勇飞只需要对倍创金属材料公司的2015年11月的发票负责。至于涉案的东昊健身器材公司、华天机械公司等企业,只有黄勇飞一人的供述,没有其他证据佐证。另外,浙江洲博科技公司、永康市上下工贸公司、航鑫包装公司,只有公司的员工的陈述,却没有让黄勇飞辨认,被告人黄勇飞在供述中也没有提到这些企业,不能认定与黄勇飞有关。而北极熊工贸公司的黄某指认出销售发票的人是陈伟胜,不是黄勇飞。被告人黄勇飞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基本事实,其销售的发票所需的购货合同、供货单都是曹增柳提供,大部分利益归曹增柳,黄勇飞只获得一小部分的利益,起的作用相对较小,又是初犯,案发后,涉案企业抵扣的款已经补缴,没有造成国家损失,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李宝朋辩称:其是2015年7月-8月知道曹增柳做发票生意的,是其介绍曹增柳与李宝雷认识,发票是李宝雷等人给的,其只是给曹增柳帮忙抄公司的名称等,2015年11月与曹增柳一起来到永康,但不知道做什么,笔记本里的公司名称是其写的,在永康时,王解平、黄勇飞到其住的宾馆找过曹增柳,说什么不清楚。

被告人李宝朋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李宝朋来永康只有18天,期间,其是按照曹增柳的指示帮助记账等,曹增柳承诺给其月工资5000元都没有拿到,其没有获得任何利益。李宝朋到永康后,没有实际参与开增值发票的过程,被告人王解平等人也均没有提到李宝朋,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供的被告人曹增柳、王解平、黄勇飞等人的供述,相关受票公司的法人代表的证言均为言词证据,属主观证据,而相关增值发票没有经被告人辨认,部分发票是李宝朋不在永康时开具的,且与国部门出具情况说明中的数量、数额不符,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在案发前已客观形成的,证明被告人李宝朋出售增值发票行为的书证、物证等证据,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宝朋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上述指控不成立。

被告人王解平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无意见,表示认罪。辩称,2015年8月,其向王丹购买过增值发票,数额在80-90万元,因为,王丹要的点较高,在同年9月开始向曹增柳买增值发票,应美景、应敏帮助联系受票企业,按曹增柳的要求,其将应敏、应美景要的发票数额发给曹增柳,由王解平进行走账,将款打到王某3的账户内,曹增柳也利用其的账户走账。2015年11月曹增柳带增值发票到永康市,其与应敏一起到宾馆见到了曹增柳和李宝朋。

被告人王解平的辩护人提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被告人王解平居中介绍了永康市昌某1工贸、森扬电器、腾毅等公司虚开增值专用发票,起到中介人的作用,而涉案的永康市气筒厂、艾某克斯休闲用品厂、普兰特公司等受票企业均是由应美景、应敏负责介绍联系,王解平只是将受票企业的信息提供给曹增柳,并由其提供发票,以上,被告人王解平在共同犯罪中,是从犯。被告人王解平是初犯,归案后如实供述,涉案企业永康市昌某1工贸、森扬电器、腾毅、气筒厂、艾某克斯休闲用品厂、普兰特等公司抵扣的款已基本补缴,未造成国家的收损失,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王跃冠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无意见。辩称,其是以晓鹏公司的名义卖废铁,开过4次发票,共计200万元,但其是有货物销售的,实际的货物有100万元的废铁,只是和开具的发票有差距。

被告人王跃冠的辩护人提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没有意见。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跃冠的犯罪数额260万元,其中58万元,不应认定为虚开发票,该笔数额是有真实交易的,有物资购销合同为证。被告人王跃冠是介绍胡红英虚开发票,没有从中赚取差价,作用相对较小,应认定为从犯,其归案后如实供述,请求对其减轻处罚。

被告人应敏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无意见,表示认罪。其是在永康市一家宾馆里认识曹增柳、李宝朋的,是王解平让其介绍卖发票。涉案公司是其介绍的,但发票是从王解平那里拿的。

被告人应敏的辩护人提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但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应敏的犯罪数额巨大有异议,证据不足。被告人应敏是将受票企业的信息转交给王解平,再由王解平开好发票交给受票企业,在公安机关侦查时,没有将虚开的发票交给应敏和王解平辨认,造成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数额与证据证明的事实不符。被告人应敏涉及的永康市气筒厂、浙江普兰特公司、艾某克斯休闲用品厂三家企业抵扣的款已补缴,没有造成国家损失,应当在数额中剔除。被告人应敏是将虚开增值发票的信息提供给王解平,只是起居间的辅助作用,是从犯,其归案后对事实供认不讳,又是初犯,请求对其减轻处罚。

被告人应美景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无意见,表示认罪。辩称,其就是帮助王解平介绍企业开发票,没有好处。

被告人应美景的辩护人提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被告人应美景只是给王解平介绍受票企业,没有得到利益,只起次要作用,是从犯。被告人应美景归案后认罪态度好,是初犯,主观恶性小,请求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李磊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无意见。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

2015年5月以来,被告人王丹明知没有真实货物交易,仍通过被告人胡红英、陈伟胜、谢某1杨等人,向浙江龙游腾跃包装有限公司、浙江金华丁某1实业有限公司、浙江哈雷动力机械有限公司、浙江鑫鑫家居用品有限公司、永康市华能电力器具有限公司、浙江索某工贸有限公司、武义新飞亚休闲用品有限公司、武义维格机电有限公司、浙江珂力泰工贸有限公司、永康鼎雅工贸有限公司、永康市赛衡工贸有限公司、浙江全奥翱博日用品有限公司、永康浩量科技有限公司、永康博荣工具有限公司、永康宽海五金厂、缙云县鑫达阀门制造有限公司等企业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在此期间,被告人田磊磊受雇于王丹负责与谢某1杨、胡红英、陈伟胜等人的联系,为上述企业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经核实,被告人王丹、田磊磊虚开增值专用发票,金额34736774元,额6147788元(已抵扣款4909932元,未抵扣款1237856元,事后补缴款2847393元),价合计人民币40884562元。其中,被告人谢某1杨虚开增值专用发票,金额9720607元,额2001858元(已抵扣款),价合计人民币11722465元;被告人胡红英虚开增值专用发票,金额9227062元,额1461781元(已抵扣款),价合计人民币10688843元;被告人陈伟胜虚开增值专用发票,金额13541479元,额2302051元(已抵扣款1064195元,未抵扣款1237856元),价合计人民币15843530元。

2015年6月至10月,被告人王跃冠通过被告人胡红英虚开增值专用发票,以销售方武义晓鹏贸易有限公司的名义,销售给购买方缙云县鑫达阀门制造有限公司,金额2247628元,额382096元(已抵扣款),价合计人民币2629724元。

2015年11月27日,武义县公安局抓获被告人田磊磊后,其主动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谢某1杨、胡红英、陈伟胜。

本案审理期间,被告人王丹退出非法所得人民币15万元,自愿缴纳罚金人民币30万元;被告人田磊磊退出非法所得人民币2万元,自愿缴纳罚金人民币10万元;被告人胡红英退出非法所得人民币6万元;被告人陈伟胜退出非法所得人民币1.1万元,自愿缴纳罚金人民币1.9万元;被告人王跃冠自愿缴纳罚金人民币3万元。

证明以上事实的证据有:1、物证营业执照、务登记证、开户许可证、身份证、组织机构代码证、贵州鸿然悦达科贸有限公司的印章、广西北部湾银行网银U盾2只、浦发银行网银U盾2只、柳州银行网银U盾2只、手机7只、银行卡3张、笔记本电脑1台、空白出库单、收据、产品购销合同书,证实系田磊磊随身携带的物品,用于虚开增值专用发票。2、书证黑色封面记账本、开票时间2015年11月的天津、贵州、广西增值专用发票,价合计2705万元,证实王丹、田磊磊向谢某1杨、陈伟胜、胡红英等人销售增值专用发票,其中账本上打过勾的已销售。3、书证王丹的护照、田磊磊的户籍证明,均证实二被告人的身份。4、被告人王丹的供述,供认2015年10月左右,其开始买卖增值发票,发票的来源是李某1、郭某、孝德朋的公司,拿发票的价格按票面金额的5.3-5.4%,并拿到开票公司的网银,交给田磊磊带到浙江来,之后,由田磊磊和介绍人胡红英、谢某1杨、陈伟胜到买票企业走账,其用于走账的银行卡是田磊磊、徐某1的银行卡,卖给胡红英、谢某1杨、陈伟胜的增值发票,是票面金额的0.6%,共获利15万元。田磊磊是其妹夫,其雇田磊磊帮助送增值发票,每月给其工资5000元,田磊磊的增值发票都是其给的。其是通过曹增柳认识谢某1杨,再通过谢某1杨认识了胡红英、陈伟胜。5、书证辨认笔录,证实被告人王丹辨认出郭某、孝德朋是向王丹提供增值发票的上家。6、被告人田磊磊的供述,供认其受雇于王丹,开始只为其开车,每月工资3000元,后来涨到5000元。2015年6月以来,其为王丹送增值发票到浙江省永康市,或者通过邮寄送发票给谢某1杨、胡红英、陈伟胜等人,谢某1杨、胡红英、陈伟胜再卖给下家公司。走账的钱一般是王丹出的,从表面上看似买货,实际上没有货物交易,然后通过私人账户将钱还给王丹,一般由其在买家公司,看着走账完成才离开。其随身被扣的物品有增值发票、空白合同、出货单、4个网银的U盾、一只贵州鸿然悦达科技公司的公章、苹果牌笔记本电脑1台、7只手机等。笔记本电脑是王丹给的,里面安装了网银,网银的U盾用于走账和给王丹返点的,王丹拿票面额的5-6%。3张银行卡,其中2张农行卡尾号1174、1077是王丹给的,用于开发票走账打款。被扣的这些广西客创、贵州鸿然悦达等增值发票是给胡红英、陈伟胜的,共计27054332元。增值发票来源于李某1、郭某,是王丹让其联系李某1、郭某,根据需要向李某1、郭某要发票。其在永康这边的主要联系人是谢某1杨、陈伟胜、胡红英、王解平,联系方式是王丹给的。7、书证辨认笔录,证实被告人田磊磊辨认出李某1、孝德朋、郭某是提供增值发票的上家,胡红英、陈伟胜、谢某1杨、黄勇飞是买卖增值发票的介绍人,王丹、曹增柳是买卖增值发票的合伙人。8、被告人谢某1杨的供述,供认其在2015年5-10月,通过田磊磊购买增值发票,卖给金华丁某1实业公司、永康哈雷动力公司、龙游腾跃公司,其获利的4万元没有拿到手就案发了。其认识王丹,增值发票是和王丹联系的,然后,田磊磊帮助王丹送发票给其。其向龙游腾跃公司销售的增值发票,经过核对,安徽增值专用发票共31份,销售方淮南鼎聚商贸有限公司,购买方龙游腾跃包装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5月16日,票号02647891-02647896(6份),价合计697680元;开票时间2015年6月16日,票号02915693-02915698(6份),价合计701784元;开票时间2015年7月20日,票号02954606-02954611(6份),价合计701784元;开票时间2015年8月22日,票号02920298-02920303(6份),价合计701784元;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3日,票号02867181-02867187(7份),价合计812820元。江苏增值专用发票7份,销售方江苏宿迁通盈商贸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9月21日,票号29209385-29209391,价合计818475元。以上,价合计4434327元。龙游腾跃公司支付开票费共计30万元。9、书证辨认笔录,证实谢某1杨辨认出龙游腾跃公司的丁某2、销售增值专用发票的王丹、田磊磊。10、书证增值专用发票38份,证实在2015年5-10月,谢某1杨销售给龙游腾跃包装有限公司的增值专用发票共38份,销售方淮南鼎聚商贸有限公司,购买方龙游腾跃包装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5月16日,票号02647891-02647896(6份),票面金额596307.72元,额101372.28元,价合计697680元;开票时间2015年6月16日,票号02915693-02915698(6份),票面金额599815.38元,额101968.62元,价合计701784元;开票时间2015年7月20日,票号02954606-02954611(6份),票面金额599815.38元,额101968.62元,价合计701784元;开票时间2015年8月22日,票号02920298-02920303(6份),票面金额599815.38元,额101968.62元,价合计701784元;开票时间2015年9月21日,票号29209385-29209391,票面金额699551.30元,额118923.37元,价合计818475元;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3日,票号02867181-02867187(7份),票面金额694717.97元,额118102.03元,价合计812820元。以上,共计4434327元。11、书证中国建设银行交易明细,证实叶某的账户、龙游腾跃公司的账户通过田磊磊、徐某1的账户转账。12、证人丁某2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是龙游腾跃包装公司的出纳,其通过老谢(谢某1杨)购买值发票,经过核对确认,2015年5-10月,其公司购买了安徽增值专用发票共31份,销售方淮南鼎聚商贸有限公司,购买方龙游腾跃包装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5月16日,票号02647891-02647896(6份),价合计697680元;开票时间2015年6月16日,票号02915693-02915698(6份),价合计701784元;开票时间2015年7月20日,票号02954606-02954611(6份),价合计701784元;开票时间2015年8月22日,票号02920298-02920303(6份),价合计701784元;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3日,票号02867181-02867187(7份),价合计812820元。江苏增值专用发票7份,销售方江苏宿迁通盈商贸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9月21日,票号29209385-29209391,价合计818475元。以上,价合计4434327元,支付了7%的开票费。款已经申报抵扣,案发后退回了款。丁某2在照片中辨认出“老谢”就是谢某1杨。13、证人叶某的证言,证实龙游腾跃包装有限公司是由其婆婆丁某2在负责管理,事后务部门来查账才知道丁某2虚开增值发票。14、证人吴某1的证言,证实龙游腾跃包装有限公司是其母亲丁某2在负责管理,事后才知道丁某2虚开增值发票。15、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实其是龙游腾跃包装有限公司的会计,该公司由丁某2在负责管理,销售方安徽淮南鼎聚商贸有限公司和江苏宿迁通盈商贸有限公司的38份增值发票,已经申报抵扣。16、证人高某的证言,证实其是浙江金华丁某1实业有限公司的采购部经理,2015年4月,经他人介绍认识谢某1杨,同年6月开始,其公司向谢某1杨购买增值发票,开票日期2015年5-10月,支付开票费用56万元。销售方天津春顺达金属材料销售有限公司和天津德旺顺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有限公司的增值发票,开票费用是票面金额的8%。春顺达金属材料公司的增值发票,5月的票号06035007-06035019,价合计1501720元;6月的票号02528292-02528299,02528300-02528303,价合计1255100元,以上共计2756820元。天津德旺顺公司的增值发票,7月的票号03889890-03889901,价合计1403000元;8月的票号00903787-00903793,价合计781600元,10月的票号02696630-02696632、04168848-04168853,价合计1050832元,04168949-04168959,价合计1052706元,以上共计4288138元。17、书证中国农业银行交易账号及对账单、电子银行交易回单、增值申报表、记账凭证、出库和入库单、金华市国局认证结果清单、天津增值专用发票62份,证实王丹、田磊磊、谢某1杨为浙江金华丁某1实业有限公司虚开增值发票,销售方天津市春顺达金属材料销售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5月23日,票号06035007-06035019(13份),票面金额1283521.40元,额218198.60元,价合计1501720元;开票时间2015年6月16日,票号02528292-02528299(8份),02528300-02528303(4份),票面金额1072735元,额182365元,价合计1255100元,以上共计2756820元。销售方天津德旺顺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7月22日,票号03889890-03889901(12份),票面金额1199145.27元,额203854.73元,价合计1403000元;开票时间2015年8月22日,票号00903787-00903793(7份),票面金额668034.19元,额113565.81元,价合计781600元;开票时间2015年9月29日,票号02696630-02696632(3份)、04168848-04168853(6份),票面金额898147元,额152685元,价合计1050832元,2015年10月23日,票号04168949-04168957(9份),票面金额899748.69元,额152957.31元,价合计1052706元。以上共计4288138元。18、证人童某3的证言,证实其是浙江哈雷动力机械有限公司的负责人,2015年10月,其接到一个电话问其是否要发票,自称是武义人。双方谈好开票费按票面额的7%计算。几天后,这个人又打来电话说可以开票了,其提出来开300万元的发票,货款279万元,点21万元,发票是天津某个公司的。19、证人徐某5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是浙江哈雷动力机械有限公司会计,2015年10月中旬,其接到童某3的电话说有人要拿300万元的增值发票到公司,要其收下来。送发票的人是姓谢的(谢某1杨),开票公司是天津德旺顺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有限公司(票号04168958-04168983,共300万元),货款是在公司里走账的,开票费21万元。2015年10月,该款已抵扣。其在照片中辨认出谢某1杨是送发票的人。20、书证增值申报表、银行交易明细、记账凭证、哈雷动力公司的入库单、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天津增值专用发票26份,证实销售方天津德旺顺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有限公司,购买方浙江哈雷动力机械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3日,票号04168958-04168983,票面金额2564102.61元,额435897.39元,价合计3000000元,该款已申报抵扣。21、书证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证实该款已抵扣,没有补缴。22、被告人陈伟胜的供述,供认在2015年10月,其用他人提供的电话号码联系田磊磊,要田磊磊提供增值发票,并给田磊磊提供了企业的信息。之后,其带田磊磊到富新泰公司开发票30万元、三荣公司开发票30万元、晨丰门业开发票400万元、新飞亚公司开发票400万元、维格机电开发票160万元、珂力泰公司开发票160万元、索某公司开发票200万元、德孚公司开发票300万元、乾泰公司开发票100万元、永安门业开发票400万元、华能公司开发票40万元、立君公司开发票90万元,以上,其共得到11000元的介绍费。同年11月,其联系好永康鑫鑫公司、索某公司、新飞亚公司,每家公司各要300万元的增值发票,田磊磊发票都开好了,还没有销售就案发了。其参与开增值发票共有6000万元左右,其中,2015年10月其参与开增值发票2500万元左右,11月参与开增值发票3000多万元。23、证人方某的证言,证实其丈夫陈伟胜因为虚开增值发票被刑事拘留,家里还有20份天津齐众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开给浙江恒乐休闲用品有限公司的增值发票,开票时间2015年11月21日,票面总额2337920元。24、书证方某提交的增值专用发票,证实系陈伟胜没有卖出的增值专用发票,销售方天津齐众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购买方浙江恒乐休闲用品有限公司的天津增值专用发票00475077-00475097,共计21份,价合计2454816元。25、证人程某的证言,证实其是浙江鑫鑫家居用品有限公司的老板娘。2015年11月左右,陈伟胜说可以给其公司开发票。几天后,陈伟胜到其公司来拿开票的资料,因其不在公司就让陈伟胜找财务的吕某1要开票资料,后来陈伟胜没有将发票给其公司。26、证人吕某1的证言,证实其是浙江鑫鑫家居用品有限公司的会计。2015年10月左右,程某打电话给其说有人要来拿开票的资料,过了一会这个人来公司里拿走了资料。27、辨认笔录,证实程某、吕某1辨认出要给其公司开发票和拿走资料的人是陈伟胜。28、书证记账凭证、出库单、收款收据、产品购销合同、天津增值专用发票,证实销售方岑浩天(天津)贸易有限公司,购买方浙江鑫鑫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1月24日,票号00698476-00698500(25份),票面金额2485777.67元,额422582.33元,价合计2908360元;销售方浦悦(天津)贸易有限公司,购买方浙江鑫鑫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1月24日,票号00700231-00700236(6份),票面金额596666.64元,额101433.36元,价合计698100元,以上,共计3606460元。29、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上述增值专用发票的额未抵扣。30、证人周某的证言,证实其是永康市华能电力器具有限公司的股东,是其在管理公司。2015年11月,陈伟胜与其说可以开增值发票。之后,其联系了陈伟胜让其开了4份发票,开票公司是大城县千岳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票号03129315-03129318,金额399863.24元,额67976.76元,价合计467840元,支付开票费28000元,其公司与大城县千岳公司没有真实货物交易。31、书证增值申报表、认证结果清单、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河北增值专用发票4份,证实销售方大城县千岳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华能电力器具有限公司,票号03129315-03129318,票面金额399863.24元,额67976.76元,价合计467840元。该款已申报抵扣,于2016年8月2日补缴该款及滞纳金。32、证人徐某2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是浙江索某工贸有限公司采购材料会计,2015年10月25日,其公司向陈伟胜购买了300万元的增值发票,11月的240万元发票已讲好,但没有拿到。33、证人李某2的证言,证实其是浙江索某工贸有限公司的财务主管,2015年10月,陈伟胜给其公司开了300万余元的增值发票,开票公司是大城县千岳金属制品有限公司。34、书证大城县千岳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出库单、产品购销合同、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河北增值专用发票26份,证实销售方大城县千岳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购买方浙江索某工贸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1日,票号02795167-02795192,票面金额2564290.55元,额435929.45元,价合计3000220元。该款已申报抵扣,于2016年8月2日补缴该款和滞纳金。35、证人胡某2的证言,证实其是武义县新飞亚休闲用品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同时也是武义县珂力泰工贸有限公司、武义县维格机电有限公司的实际经营人,这几家公司的增值发票都是其妻胡某3在办理。36、证人胡某3的证言,证实其是武义县新飞亚休闲用品有限公司、浙江珂力泰工贸有限公司、武义县维格机电有限公司的财务负责人。因其这几家公司进货都没有增值发票,在2015年8月左右,陈伟胜找到其说,陈伟胜与他人开有公司,可以帮其开增值发票,双方讲好开票费为票面额的6.5%,其要求陈伟胜分别给三家公司开发票,其中,维格公司180万元,开票公司是大城县千岳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票号02795085-05795100,价合计186934.40元,珂力泰公司190万元、新飞亚公司400万元,同年10月,陈伟胜将这些发票送到新飞亚公司,并在其公司的财务室进行了走账,是徐某1的账户先打到其公司员工的账户,再打出去走几圈。给维格公司的发票,是大城县千岳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票号02795085-05795100,价合计186934.40元,给珂力泰公司的增值发票,也是大城县千岳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票号02795068-02795084,价合计1986758元,给新飞亚公司的增值发票,是大城县利恒金属加工有限公司,票号02743314-02743355,价合计4199066.76元,其一共给陈伟胜开票费569978元。2015年11月,这些发票都进行了进项转出,没有抵扣款。37、书证增值申报表、银行交易明细、河北增值专用发票42份,证实销售方大城县利恒金属加工有限公司,购买方武义新飞亚休闲用品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0月16日,票号02743314-02743355,票面金额4199066.76元,额713841.24元,价合计4912908元。38、书证武义县国局情况说明,证实上述款未抵扣。39、书证增值申报表、银行交易明细、记账凭证、大城县千岳金属制品公司出库单、产品购销合同、河北增值专用发票16份,证实销售方大城县千岳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购买方武义维格机电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0日,票号02795085-02795100,票面金额1597729.92元,额271614.08元,价合计1869344元。40、书证武义县国局情况说明,证实上述款已抵扣,于2016年8月26日补缴该款和滞纳金。41、书证增值申报表、银行交易明细、记账凭证、大城县千岳金属制品公司出库单、产品购销合同、河北增值专用发票17份,证实销售方大城县千岳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购买方浙江珂力泰工贸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0日,票号02795068-02795084,票面金额1698083.76元,额288674.24元,价合计1986758元。42、书证武义县国局情况说明,证实上述款已抵扣,于2016年8月26日补缴该款和滞纳金。43、被告人胡红英的供述,供认其在2015年8月-9月开始购买增值发票,之前其认识王丹,与其联系后,王丹说田磊磊那里有增值发票,直接找田磊磊要,其就从田磊磊那里拿增值发票了。同年10月已向以下企业销售了增值发票,浙江全奥、浙江浩量、永康鼎雅、永康赛衡工贸、玉山海洋阀门、永康博荣、永康石柱杨姿、宽海五金、玉山精博汽配、晓鹏贸易等公司。11月已向以下企业销售了增值发票,玉山海洋阀门、永康久丰工具、赛衡工贸、缙云通奥电梯、晓鹏贸易、浙江美信实业等公司。没有交付的增值发票有,浙江多凯荣工贸、武义宏圣废旧物资、永康华森杯业、乌鲁木齐电之助工贸(2000万元发票,联系人黄姓老板娘,是永康人)等公司,销售这些增值发票,其获利5-6万元。永康鼎雅工贸公司是其投资的公司,法人代表是其弟弟胡某4。44、书证辨认笔录,证实胡红英辨认出王跃冠、田磊磊等人。45、证人胡某4的证言,证实其是永康市鼎雅工贸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2015年5月-10月,其公司购买了武义晓鹏贸易公司的发票,共计160867元。2015年10月,其公司购买了马鞍山宝赢公司233800元的发票。46、书证记账凭证、银行交易明细、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浙江增值专用发票、安徽增值专用发票6份,价合计394667元,证实销售方马鞍山宝赢贸易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鼎雅工贸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5-10月,票号05889783、05836943、06872662、05889783,其中,票号04945989-04945990,票面金额199829.06元,额33970.94元,价合计233800元。该款已申报抵扣,未补缴。47、证人应某1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是永康赛衡工贸有限公司的负责人,2015年9月,其与胡红英说要开发票,双方讲好开票费按票面额6.5%计算。几天后,胡红英将发票送到公司,共46万元的发票,付点30409元。其在照片中辨认出胡红英是提供发票的人。48、书证增值申报表、记账凭证、认证结果清单、马鞍山市浩发商贸公司入库单、应付账款明细、永康国局情况说明、安徽增值专用发票共8份,价合计935324元,证实销售方马鞍山市浩发商贸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赛衡工贸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3日,票号001024454-001024457(4份),票面金额399555.56元,额67924.44元,价合计467480元;其中,票号004988770-004988773(4)份,票面金额399866.68元,额67977.32元,价合计467844元。该款已申报抵扣,于2016年1月25日补缴该款和滞纳金。49、证人应某2的证言,证实其是浙江全奥翱博日用品有限公司的老板,其在2015年6月-10月(4个月),都是通过供应商应国定开发票,而应国定又是与一位40来岁女的一起开的发票。其公司购买的增值发票有淮南市聚鼎商贸有限公司、宿迁通盈商贸有限公司、马鞍山市浩发商贸有限公司,其中,销售方淮南市聚鼎商贸有限公司的增值发票,开票时间2015年6月16日,票号02915676-02915685,开票日期2015年7月22日,票号02954619-02954626,开票时间2015年7月24日,票号02954653-02954657。销售方宿迁通盈商贸有限公司,票号29208463-29208487。销售方马鞍山市浩发商贸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3日,票号04988759-04988769。以上,三家公司共计6773464元。50、书证记账凭证、上述三家公司的入库单、增值申报表、认证结果清单、银行交易明细、永康国局情况说明、江苏、安徽增值专用发票58份,证实销售方宿迁通盈商贸有限公司,票号29208463-29208487(25份)、销售方淮南市聚鼎商贸有限公司,票号02915676-02915685、02954619-02954626、02954653-02954657(23份)、销售方马鞍山市浩发商贸有限公司票号04988759-04988769(10份),票面金额6743562.59元,额1146405.81元,价合计7889968.40元。该款已申报抵扣,事后只补缴款959463.34元,缴滞纳金169720.60元。51、证人吕某2的证言,证实其是永康市浩量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2015年10月,其通过胡红英购买发票,双方讲好费用按票面金额的6.5%计算。同月,胡红英将发票送到公司,销售方马鞍山浩发商贸有限公司,票号04988755-04988758,价合计467500元,给胡红英3万元费用。52、书证记账凭证、入库单、增值申报表、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安徽增值专用发票4份,证实销售方马鞍山市浩发商贸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浩量科技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3日,票号04988755-04988758,票面金额655641.02,额111458.98元,价合计767100元。该款已抵扣,事后补缴该款和滞纳金。53、证人王某2的证言,证实其是永康博荣工具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2015年10月,其经人介绍认识了杨某1,其要杨某1开350949元的发票,讲好开票费按票面金额的8%计算。同年10月26日,杨某1送来发票,给其28057元的开票费。杨某1一共开来3份发票,票号04935102-04935104。54、书证记账凭证、增值申报表、认证结果清单、银行交易明细、应付款明细、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安徽增值专用发票3份,证实销售方马鞍山市浩发商贸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博荣工具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3日,票号04935102-04935104,票面金额299956.41元,额50992.59元,价合计350949元。该款已抵扣,于2016年1月4日补缴该款和滞纳金。55、证人吴某2的证言,证实其是永康市宽海五金厂的法人代表,2015年10月,其通过同学杨某1开发票,费用按票面额的8%计算。到了同月底,杨某1将发票送到厂里,共3份发票,票号04935099-04935101,价合计350835元,其给杨某12.8万元的开票费。56、书证增值申报表、银行交易明细、应付款明细、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安徽增值专用发票3份,证实销售方马鞍山市浩发商贸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宽海五金厂,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3日,票号04935099-04935101,票面金额299858.97元,额50976.03元,价合计350835元。该款已抵扣,于2016年1月4日补缴该款和滞纳金。57、被告人王跃冠的供述,供认其是做废旧金属生意的,但没有开增值发票的资格,其在2015年4月,从胡红英的武义晓鹏贸易公司购买增值发票,给其的买家龙泉人和泵阀公司、缙云鑫达阀门制造公司、科鼎阀门制造公司,票面金额共计1300万元,其中,龙泉人和泵阀公司、缙云鑫达阀门制造公司,是以晓鹏贸易公司名义开的发票,双方没有货物交易。其卖废旧金属,有增值发票的,价格会高一些。58、证人陈某1的证言,证实其是缙云县鑫达阀门制造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其在2014年底与王跃冠做废旧金属生意。2015年5月,其问王跃冠有没有发票,王跃冠说有发票,双方讲好开票费是票面金额的8.5%。同年6月开始,王跃冠带发票送货物给其,发票上的金额要比实际货物多一些,带发票的货物每吨比市场价多给70元-100元不等。同年10月26日,王跃冠来其公司走账。开票公司大部分是武义晓鹏贸易公司,还有部分是永康市富新集团公司。晓鹏公司的发票共24份,票号06944515-06944517、06970311-06970315、05824725-05824729、05845664-05845669、05889722-05889726,发票面额共计200多万元。59、书证记账凭证、购销合同、入库单、增值申报表、认证结果清单、银行交易明细、应付款明细、浙江增值专用发票24份,证实销售方武义晓鹏贸易有限公司,购买方缙云县鑫达阀门制造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6月25日,票号06944515-06944517(3份),票面金额252213.68元,额42876.32元,价合计295090元;开票时间2015年7月24日,票号06970311-06970315(5份),票面金额499856.40元,额84975.60元,价合计584832元;开票时间2015年8月24日,票号05824725-05824729(5份),票面金额499921.35元,额84986.65元,价合计584908元;开票时间2015年9月17日,票号05845664-05845669(6)份,票面金额512892.30元,额87191.70元,价合计600084元;开票时间2015年10月13日,票号05889722-05889726(5)份,票面金额482743.93元,额82066.47元,价合计564810.40元。以上,票面金额2247627.66元,额382096.74元,共计2629724.40元,该额均已经国部门认证抵扣。60、被告人王解平的供述,供认其在2015年8月,向王丹买过60余万元的增值发票,是给金信器材公司的。61、书证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胡红英、陈伟胜、王跃冠的身份。62、书证抓获经过,证实田磊磊协助武义县公安局抓获谢某1杨、胡红英、陈伟胜。63、书证被告人王跃冠的刑事判决书,证实其有犯罪前科。以上证据均经庭审质证,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足以认定上列被告人的犯罪事实。

2015年6月以来,被告人曹增柳明知没有真实货物交易,仍通过被告人王解平、应敏、应美景等人,向永康腾毅汽车模具有限公司、永康昌某2工贸有限公司、永康市气筒厂、永康艾某克斯休闲用品厂、永康市众鼎防护用品有限公司、永康市森杨电器有限公司等企业虚开增值专用发票。2015年8月以来,被告人李宝朋帮助曹增柳介绍提供增值专用发票的上家和提供其本人的银行卡用于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其在曹增柳进行增值专用发票交易时,帮助记录增值专用发票交易的数量、企业名称等。经核实,被告人曹增柳某1开增值专用发票,金额11136343元,额1631327元,该款抵扣后补缴款671950元,价合计人民币12767670元。其中,被告人李宝朋虚开增值专用发票,金额10936437元,额1597343元,该款已抵扣,价合计人民币12533780元(已扣除2015年6月虚开增值专用发票价合计233890元);被告人王解平虚开增值专用发票,金额2410994元,额352646元,该款已抵扣,价合计人民币2763640元;被告人应敏虚开增值专用发票,金额776949元,额132081元,该款已抵扣,价合计人民币909030元;被告人应美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金额599189元,额101861元,该款已抵扣,价合计人民币701050元。以上,被告人王解平、应敏、应美景共同虚开增值专用发票价合计人民币4373720元,其中款586590元。

2015年6月,被告人黄勇飞与陈某2合伙注册开办了一家永康市倍创金属材料有限公司,让俞某任名义上的法人代表。同年11月,被告人黄勇飞以该公司的名义向曹增柳、李宝朋购买增值专用发票51份,金额5090330元,额857510元,抵扣款后未补缴,价合计人民币5947840元。2015年11月,被告人黄勇飞向曹增柳、李宝朋购买虚开的增值专用发票,销售给永康德利工贸公司、浙江洲博科技公司、永康市航鑫包装公司增值专用发票,金额2258884元,额187226元(已抵扣款),价合计人民币2446110元。以上,被告人黄勇飞虚开增值专用发票,金额7349214元,额1044736元,价合计人民币8393950元。

本案审理期间,被告人应敏自愿缴纳罚金人民币2万元。

证明以上事实的证据有:1、物证扣押的手机、银行卡、购销合同、增值专用发票、曹增柳的人民币23987.50元等,证实被告人曹增柳、李宝朋将上述物品用于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及非法所得。2、书证玛丽牌笔记本和电子数据手机截图照片,证实被告人曹增柳、李宝朋记录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的数量、企业和通过微信联系相关企业虚开增值专用发票。3、书证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曹增柳、李宝朋的身份。4、被告人曹增柳的供述及辨认笔录,供认其在2013年3月认识王丹,当时王丹是卖增值发票的,其帮助王丹送发票,每月工资1万元,到了2013年底,王丹借其20万元,其离开王丹去做二手车买卖。2015年10月,王解平联系其要增值发票,才又开始做发票的生意,其是向吕某3、李宝雷拿的增值发票。其将增值发票卖给王解平、黄勇飞、陈某2,至于王解平、黄勇飞、陈某2将发票卖给哪些公司其记的不是很清楚。同年11月初,王解平说有4家公司要发票,其记得有超毅力、腾毅、星月、普兰特4家公司,走账的账户是其妻王某3的。其买卖增值发票的金额,王解平800万元、黄勇飞2900万元、陈某21400万元,共有5000万元。应敏是与王解平在一起的,应敏等人是向王解平要的发票。其被抓时身上被扣的2万多元是陈某2给的费用。其在照片中辨认出李宝雷、王解平、王丹、吕某3、黄勇飞、田磊磊、陈某2、应敏。5、被告人李宝朋的供述及辨认笔录,供认2015年11月初,曹增柳说让其跟着曹增柳做发票生意,当地有很多人在做这种生意,其是帮助曹增柳记账、开车。其知道李宝雷是做发票生意的,并介绍曹增柳与李宝雷认识,曹增柳就向其拿发票。同年11月12日,其与曹增柳来到永康,曹增柳说帮助记账、联系中间人给其5000元工资。到了15日,曹增柳说发票已通过快递寄到了,要其去拿,还让其买来笔记本、计算器将发票和金额记录下来。很快,王解平、黄勇飞过来拿走了一些发票,因为钱没有打回来,就一直等待没有走成。期间,“老陈”也来要过发票,但没有拿走。其从照片中辨认出王解平、黄勇飞、李宝雷。6、被告人王解平的供述及辨认笔录,供认其在2015年8月,通过谢某1杨认识曹增柳、王丹后开始接触增值发票生意的,王丹是田磊磊帮助送增值发票。其与应敏、应美景合伙一起做的发票生意,联系曹增柳要增值发票。其本人联系的公司有,超毅力公司、腾毅公司、昌某2工贸、星月门业、仁和五金等企业,卖出增值发票600万元,共获利6万元。应敏联系的公司有,富新泰丰、普兰特公司、永康气筒、艾某克斯休闲用品厂等。应美景联系的公司有,永康市众鼎防护用品公司等。其销售增值发票走账用的银行账户是谢某2,曹增柳提供的银行账户是吕某3、李宝朋(这次来永康认识)。其从照片中辨认出应美景、应敏、谢某1杨、曹增柳等人。7、证人杨某2的证言,证实其是永康市腾毅汽车模具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其公司是在2015年7月成立,因为有些供应商无法提供增值发票,后来听说王解平可以买到增值发票,其公司通过王解平买到南京聚沣盛建材贸易有限公司的增值发票9份,票号022434887-022434895,价合计1051650元。8、书证记账凭证、网银转账凭证、入库单、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江苏增值专用发票,证实曹增柳、李宝朋、王解平虚开江苏增值专用发票9份,证实销售方南京聚沣盛建材贸易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腾毅汽车模具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1月10日,票号022434887-022434895,票面金额898849.11元,额152803.89元,价合计1051650元。该款已抵扣,于2016年8月2日补缴该款和滞纳金。9、证人徐某3的证言,证实其是永康昌某2工贸公司的法人代表,2015年6月,其公司向吕献顺购买了一批螺母,其要吕献顺提供增值发票,后来吕献顺拿来了天津春顺达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增值发票,票号02528425-02528426,价合计233890元。10、书证记账凭证、入库单、增值申报表、银行交易回单、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天津增值专用发票,证实曹增柳、王解平虚开天津增值专用发票2份,销售方天津春顺达金属材料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昌某2工贸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6月21日,票号02528425-02528426,票面金额199905.98元,额33984.02元,价合计233890元。该款已抵扣,于2016年8月15日补缴该款和滞纳金。11、证人童某2的证言,证实其是永康市森杨电器有限公司的采购员,在2015年10月,其经他人介绍与王姐(王解平)通过市府网号码525277取的联系,双方谈好条件,点是6%,65万元打到连云港明羽生贸易公司,之后王姐寄来发票。后来又与王姐联系,将60万元打到南京欧某贸易公司,王姐寄来了发票。其公司共收到南京欧某贸易公司、连云港明羽生贸易公司的增值发票共12份,其中,连云港明羽生贸易公司的增值发票已抵扣。12、书证记账凭证、受票汇总表、网上银行转账凭证、入库单、核算明细账、谢某2、李宝朋、童某2通过中国工商银行交易明细、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江苏增值专用发票14份,证实销售方南京欧某贸易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森杨电器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1月16日,票号022066816-022066817、022066859-022066864(8份);票面金额707692.33元,额120307.67元,价合计828000元。销售方连云港明羽生贸易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森杨电器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3日,票号000708500-000708502、000708497-000708499(6份),票面金额555641.01元,额94458.99元,价合计650100元。以上,共计1478100元。其中,款165858.97元已申报抵扣,于2016年8月12日补缴该款和滞纳金。13、被告人应敏的供述,供认其在2015年9月开始买卖增值发票,同年10月,其将永康市气筒厂要增值发票110万元的信息,通过微信发给王解平,开好发票后,由其送到气筒厂。同年11月,其将普兰特公司要120万元发票的信息发给王解平,其提供发票和走账。其还给永康艾某克斯、永康高速工贸、上海永灿提供过增值发票。其的手机电话187××××8879,微信号喜亦泽。14、证人李某3的证言,证实其是永康市气筒厂的老板娘,2015年10月,其通过微信名喜亦泽商贸公司,电话187××××8879,联系开发票。票号22066818-22066827,共10份增值发票,价合计114万元。销售方南京欧某贸易有限公司,其中,22066818-22066823(6份)发票已抵扣,付给对方开票费7万元。15、书证记账凭证、入库单、应付款明细及对账单、增值申报表、银行扣款通知书、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江苏增值专用发票,证实曹增柳、李宝朋、王解平、应敏虚开江苏增值专用发票6份,销售方南京欧某贸易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气筒厂,开票时间2015年11月12日,票号22066822-22066827,票面金额584615.40元,额99384.60元,价合计684000元。该款已抵扣,于2016年8月10日补缴该款和滞纳金。16、证人李某4的证言,证实其是永康市艾某克斯休闲用品厂的法人代表,在2015年10月,罗勇说其可以提供尼龙并带发票,觉得比较合适,同意让罗勇提供尼龙。后来罗勇提供了连云港明羽生贸易有限公司的增值专用发票4份,其中退回给罗勇2份。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3日,票号000708468-000708469,价合计225030元。17、书证认证结果清单、账户明细、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江苏增值专用发票,证实曹增柳、王解平、应敏虚开江苏增值专用发票2份,销售方连云港明羽生贸易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艾某克斯休闲用品厂,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3日,票号000708468-000708469,票面金额192333.34元,额32696.66元,价合计225030元。该款已申报抵扣,于2016年8月15日补缴该款和滞纳金。18、被告人应美景的供述,供认其在2015年10月介绍王解平到众鼎防护公司开增值发票,其还向王解平拿发票卖给应绿燕。19、证人胡某5的证言,证实其是永康市众鼎防护用品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其在2015年10月,通过他人介绍向王解平购买增值发票。销售方海安民江商贸有限公司,票号14037109-14037114,共6份发票,价合计701050元,支付开票费58569元,款已抵扣。20、书证记账凭证、入库单、应付款明细及客户收付入账通知、增值申报表、银行回单、永康市国局认证结果通知书、江苏增值专用发票6份,证实销售方海安民江商贸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众鼎防护用品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0月23日,票号14037109-14037114,票面金额599188.03元,额101861.97元,价合计701050元,该款已抵扣。21、被告人黄勇飞的供述,供认其在2015年9月认识曹增柳,再通过曹增柳拿增值发票卖给需要发票的企业。其介绍的企业有,武义东昊健身器材公司,购买发票80万元,震奇运动器械公司,购买发票200万元,华天机械公司,永康新多门业,购买发票10万元,北极熊公司,购买发票150万元,这些信息发给曹增柳,同年11月中旬,曹增柳来永康将发票给其。其与陈某2合伙开了一家倍创公司用于开增值发票,其开了600万元的增值发票,获利5-6万元。该公司的法人代表是陈某2找来挂名的。22、证人俞某的证言,证实其是永康倍创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在2015年6月,黄勇飞、陈某2找其注册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是拿来走账用的,之后的事情其不清楚。同年11月,其按陈某2的要求将该公司注销。23、书证永康市国家务局的情况说明,证实永康市倍创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在2015年11月,从广西志之龙贸易有限公司取得增值专用发票共计51份,价合计5947840元,其中,款1868240元已申报抵扣,没有补缴。24、证人柳某2证言,证实其是永康德利工贸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2015年11月,其公司一名员工得知黄勇飞有增值发票卖,因为其公司需要一些增值发票,其通过黄勇飞购买了增值发票。开票公司是广西志之龙贸易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1月17日,票号00988111-00988117,00898520-00898525,共13份,价合计1501550元。之后,其提供交通银行的账户,是黄勇飞走的账,其支付黄勇飞开票费93590元。同年11月,款抵扣70万元。25、书证记账凭证、入库单、应付账款、交通银行回单及交易明细、增值申报表、永康市国局认证结果通知书及情况说明、广西增值专用发票,证实曹增柳、李宝朋、黄勇飞虚开广西增值专用发票13份,销售方广西志之龙贸易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德利工贸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1月17日,票号00988111-00988117,00898520-00898525,票面金额1283376.09元,额218173.91元,价合计1501550元,其中,款117466.72元已申报抵扣,于2016年3月17日补缴该款。26、证人章某的证言,证实其是浙江洲博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因其公司进项发票不够,后来公司采购员程斌联系了黄勇飞,向其购买了广西志之龙贸易有限公司的增值发票4份,销售方广西志之龙贸易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1月17日,票号000898542-000898545,价合计364000元,开票费按票面金额的6.5%计算。27、书证玛丽牌笔记本、记账凭证、入库单、应付账款、中国银行付款回单及转账汇款信息、增值申报表、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广西增值专用发票,证实曹增柳、李宝朋、黄勇飞虚开广西增值专用发票4份,销售方广西志之龙贸易有限公司,购买方浙江洲博科技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1月17日,票号000898542-000898545(4份),票面金额311111.10元,额52888.90元,价合计364000元。该款已申报抵扣,于2016年8月8日补缴该款和滞纳金。28、证人夏某的证言,证实其是永康市航鑫包装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2015年11月,其通过黄勇飞购买增值发票5份,按票面金额的6%支付开票费3万元。销售方南京正宋阳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1月17日,票号022431317-022431321,价合计580560元,已申报抵扣。29、书证玛丽牌笔记本、记账凭证、入库单、合同、收款收据、送货单、增值申报表、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江苏增值专用发票,证实曹增柳、李宝朋、黄勇飞虚开江苏增值专用发票5份,销售方南京正宋阳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购买方永康市航鑫包装有限公司,开票时间2015年11月17日,票号022431317-022431321(5份),票面金额496205.15元,额84354.85元,价合计580560元。其中款16870.97元已申报抵扣,于2016年8月19日补缴该款和滞纳金。30、书证永康市国局情况说明,证实永康市倍创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在2015年11月从广西志之龙贸易有限公司取得增值专用发票51份,价合计人民币5947840元,其中,款1868240元已经申报抵扣,没有补缴。31、书证户籍证明,证实王解平、应敏、应美景、黄勇飞的身份。32、书证扣押决定书及清单,证实扣押王解平的银行卡26张、U盾1只、谢某2、陈美玉的工商银行存折2本、谢某2身份证一张等。以上证据均经庭审质证,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足以认定上列被告人的犯罪事实。

2015年12月7日,被告人李磊明知被告人王解平是犯罪嫌疑人,仍驾车将王解平从厦门市带回永康市内,并帮助王解平到永康市昌某2工贸公司取回U盘以及发票等涉案的资料。

证明以上事实的证据有:1、书证户籍证明,证实李磊的身份。2、被告人李磊的供述,供认其与应敏是朋友关系,在2015年10月,应敏告诉其在做增值发票的买卖,还说挺赚钱,其知道应敏有增值发票,也想做这个生意,找了金华震奇运动器械制造公司、武义安博医疗器械制造公司,并这两家企业将信息报给应敏,但应敏没有给其发票,说是违法的,不想让其做这个生意。2015年12月7日,其看到应敏的未接电话,回电话时知道应敏被警察抓了,后告诉应敏的丈夫卢英豪,其与卢英豪等人一起开车到厦门,应敏与王解平在一起,卢英豪联系到了王解平,次日早上将王解平带回永康,在路上王解平说,其因为虚开增值发票,被公安机关上网追逃了,应敏也是因为虚开增值发票被抓,王解平与应敏是一起虚开增值发票的。同年12月9日中午,王解平躲在朋友家不敢出来,打其电话说,让其帮忙去昌某2工贸公司拿装在档案袋里的东西,然后交给了王解平。3、被告人应敏的供述,供认2015年12月7日上午,其在厦门市思明区厦禾路878号星程龙都大酒店内休息,敲门警察进来核实其身份并带到派出所,说其是上网逃犯,其知道是因为买卖增值发票。其和李磊说过开增值发票的事,李磊联系过一家安博医疗器械公司,要100万元的发票,后来没有开成。4、被告人王解平的供述,供认其是通过应敏认识李磊,2015年12月7日,其与应敏在一起,当时,其用的是谢某2的身份证,没有被发现。应敏被抓时刚好与李磊打电话,李磊与应敏的丈夫卢英豪等人一起到厦门,到派出所了解应敏的情况后,打电话叫其出去,其与李磊、卢英豪等人吃了夜宵。第二天早上,李磊、卢英豪带其回永康。李磊知道应敏与其卖发票,李磊也想进来做,武义县公安局抓其,李磊也是知道的。同年12月9日,其让李磊帮其到永康昌某2公司拿发票、U盾。李磊在晚上还要来接其到李磊家住,顺便将东西给其。以上证据均经庭审质证,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足以认定被告人李磊的犯罪事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丹、曹增柳、田磊磊、胡红英、陈伟胜、黄勇飞、李宝朋、王解平、王跃冠、应敏、应美景违反增值专用发票的管理规定,明知销售方与购买方没有真实的货物交易,仍为他人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其中,被告人王丹、田磊磊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共计款人民币6147788元,数额巨大,已抵扣款4909932元,未抵扣款1237856元,事后补缴款2847393元(上述,系胡红英、陈伟胜、谢某1杨、王跃冠各自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的共同犯罪数额)。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谢某1杨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共计额2001858元,数额较大,该款抵扣后补缴款542334元;被告人胡红英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共计款人民币1461781元,数额较大,该款抵扣后补缴款1240866元;被告人陈伟胜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共计款人民币2302051元,数额较大,已抵扣款1064195元,事后该款已补缴,未抵扣款1237856元;被告人王跃冠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共计款人民币382096元,该款已抵扣。被告人曹增柳某1开增值专用发票共计款人民币1631327元,数额较大,该款抵扣后补缴款671950元(上述,系黄勇飞、王解平、应敏、应美景各自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的共同犯罪数额。被告人李宝朋在2015年8月以来帮助曹增柳某1开增值专用发票共计款人民币1597343元,已扣除2015年6月的犯罪数额,数额较大,该款抵扣后补缴637966元)。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黄勇飞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共计款人民币1044737元,数额较大,该款抵扣后补缴款187224元;被告人王解平、应敏、应美景共同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共计款人民币586590元,数额较大,该款抵扣后补缴款484726元。其中,被告人应敏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共计款人民币132081元,该款抵扣后已补缴;被告人应美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共计款人民币101861元,该款已抵扣。上列被告人系共同犯罪,其行为均已构成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被告人李磊明知是犯罪的人,仍给予帮助逃匿,其行为已构成窝藏罪,公诉机关上述指控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针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上列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评价如下:1、关于公诉机关指控上列被告人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以价合计作为犯罪数额是否成立。根据刑法第二百零五条之规定,应以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的款作为犯罪数额,公诉机关指控上列被告人以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的价合计作为犯罪数额有误,予以纠正。相关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成立,予以采纳。2、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丹自始至终参与犯罪是否成立。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丹始终参与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犯罪至案发的证据有,物证公安机关扣押田磊磊携带的增值专用发票、账本、银行卡、手机等物品、书证虚开的增值专用发票,田磊磊、徐某1、蔡双玲账户的银行交易明细、国部门申报抵扣款的说明等,被告人王丹、田磊磊、谢某1杨、胡红英、陈伟胜、王解平等人的供述,证人丁某2、高某、童某3、吕某1、周某、徐某2、胡某3、胡某4、应某1、应某2、吕某2、王某2、吴某2、陈某1等人的证言,能够相互印证被告人王丹、田磊磊的供述,证实被告人王丹、田磊磊共同犯罪,而田磊磊受雇于王丹,其只是帮助王丹联系、传送虚开的增值专用发票,王丹一直在指使田磊磊犯罪至案发。因此,被告人王丹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3、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曹增柳、李宝朋犯罪是否成立。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曹增柳、李宝朋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的证据有,物证公安机关扣押曹增柳、李宝朋携带的笔记本、手机及微信截图等、书证虚开的增值专用发票、李宝朋、王解平、谢某2、王某3、童某2银行账户明细、国部门申报抵扣款的说明等,被告人曹增柳、李宝朋、王解平、应敏、应美景、黄勇飞的供述,证人杨某2、徐某3、童某2、李某3、李某4、徐某4、柳某2、章某、夏某等人的证言,能够相互印证被告人曹增柳、李宝朋的供述,证实李宝朋知道曹增柳买卖增值专用发票,为曹增柳介绍提供增值专用发票的上家李宝雷,2015年8月,李宝朋提供自己的银行卡给曹增柳用于增值专用发票的交易。据此,被告人曹增柳、李宝朋的行为构成共同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公诉机关指控成立。被告人曹增柳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4、关于被告人田磊磊是否属于重大立功。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重大立功表现是指,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或者案件在本省、自治区、直辖市或者全国范围内有较大影响等情形。而被告人田磊磊归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的被告人谢某1杨、胡红英、陈伟胜,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据此,不能认定为重大立功表现。被告人田磊磊虽然是从犯和有立功表现,但其积极参与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犯罪,数额巨大,且在帮助王丹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犯罪过程中,负责联系上下家和传送增值专用发票,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犯罪的主观恶意较大,不能适用缓刑。5、关于被告人陈伟胜是否从犯。被告人陈伟胜为了牟利积极寻找企业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在此过程中,其不受上家的指使和控制,完全由其本人自主实施犯罪,不符合从犯的构成要件,不能认定从犯,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6、关于被告人黄勇飞、曹增柳、李宝朋是否向浙江洲博科技有限公司、永康航鑫包装有限公司虚开增值专用发票。上列被告人向某二家公司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的证据有,书证李宝朋记录的笔记本、增值专用发票、记账凭证、入库单、银行回单等、证人章某、夏某的证言,能够相互印证被告人曹增柳、李宝朋、黄勇飞将销售方广西志之龙贸易有限公司、南京正宋阳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开票时间均在2015年11月17日,共9份虚开的增值专用发票,卖给浙江洲博科技有限公司、永康市航鑫包装有限公司的事实。7、关于被告人王解平是否从犯。被告人王解平为了牟取利益,除了自己积极主动的为涉案企业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并要求应敏、应美景帮助介绍企业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不是从犯,而是主犯。8、关于被告人王跃冠的58万元货款是否在犯罪数额中扣除、其是否属于从犯。被告人王跃冠在向缙云县鑫达阀门制造公司销售货物过程中,以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武义晓鹏贸易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专用发票,与其销售的货物无关,不能从中扣除王跃冠所谓的58万元货款。被告人王跃冠为了牟取更大的利益,完全自主的积极参与犯罪,既没有受制于人被迫犯罪,也不是协助他人犯罪,不能认定其为从犯。9、关于涉案企业在事后补缴款是否扣除被告人应敏的犯罪数额。被告人应敏和上列被告人虚开增值专用发票,向涉案企业销售并抵扣款后,犯罪行为已经完成,按照抵扣的款认定犯罪数额。至于事后涉案企业向务机关补缴款,属于量刑情节的范畴,不影响犯罪数额的认定,不能以此为由扣除应敏的犯罪数额。以上,有关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成立,不予采纳。被告人王丹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鉴于其归案后和庭审中供认了主要犯罪事实,并退出非法所得,其辩护人请求对王丹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被告人曹增柳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鉴于其归案后和庭审中供认了主要犯罪事实,其辩护人请求对曹增柳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被告人田磊磊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归案后和庭审中如实认罪,以及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被告人,有立功表现,并退出非法所得,其辩护人请求对田磊磊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被告人胡红英归案后和庭审中如实认罪,并退出非法所得,其辩护人请求对胡红英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被告人陈伟胜归案后和庭审中供认了主要犯罪事实,并退出非法所得,其辩护人请求对陈伟胜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被告人黄勇飞归案后和庭审中供认了主要犯罪事实,其辩护人请求对黄勇飞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被告人李宝朋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归案后和庭审中供认了主要犯罪事实,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王解平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鉴于其归案后和庭审中如实认罪,其辩护人请求对王解平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被告人王跃冠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其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有从重处罚的情节。鉴于其归案后和庭审中如实认罪,其辩护人请求对王跃冠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被告人应敏、应美景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均是从犯,归案后和庭审中如实认罪,其辩护人请求对应敏、应美景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均予以采纳。被告人李磊归案后和庭审中如实认罪,予以从轻处罚。为维护社会正常的秩序和国家增值专用发票的管理制度,惩治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三百一十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王丹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4月13日起至2027年4月12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曹增柳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1月30日起至2023年11月29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田磊磊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1月28日起至2022年11月27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胡红英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1月27日起至2022年2月26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五、被告人陈伟胜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1月28日起至2021年11月27日止,已缴纳罚金一万九千元,其余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六、被告人黄勇飞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月5日起至2022年1月4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七、被告人李宝朋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1月30日起至2019年11月29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八、被告人王解平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2月9日起至2019年6月8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九、被告人王跃冠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2月15日起至2018年3月14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缴纳);

十、被告人应敏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2月7日起至2017年8月6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缴纳);

十一、被告人应美景犯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2月18日起至2017年8月17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十二、被告人李磊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2月10日起至2017年5月9日止,刑期已执行完毕);

十三、武义县公安局扣押在案的被告人田磊磊的手机、笔记本电脑、U盾、银行卡等涉案物品;被告人曹增柳的非法所得人民币23987.50元、被告人李宝朋的手机等涉案物品,被告人王解平的银行卡、U盾等涉案物品,由扣押单位予以没收,人民币等有价物品上缴国库。被告人王解平的非法所得人民币6万元、被告人黄勇飞的非法所得人民币6万元和其经营的原永康市倍创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没有补缴的款人民币857510元,均继续予以追缴,上缴国库。被告人王丹、田磊磊、胡红英、陈伟胜分别退出的非法所得人民币15万元、2万元、6万元、1.1万元均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天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咨询热线:010-61057018   立刻点击-咨询股权律师
律师团队
关键词检索
  • 税后筹划
  • 税企争议
  • 行政复议
  • 行政诉讼
  • 涉税辩护
  • 涉税民事
  • 损害赔偿
  • 金融纠纷
  • 财务纠纷
  • 增资
  • 减资
  • 知识产权
  • 股权回购
  • 公司解散
  • 证件返还
  • 名册记载
更多股权问题咨询
  • 官方微信
  • 地图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二维码:
    guquan_wushaobo

  • 让你知道该怎样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 高品质在线咨询,及时咨询在线律师
  • 随时为您解决心中股权方面的疑惑
24小时咨询热线

010-61057018